刘中民教授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以色列接受上观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20-05-13 浏览次数: 10

2020513日,上外美高梅官方网站所长刘中民教授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以色列接受上观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新冠大流行以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第二次外访去哪里?

根据美国国务院宣布的行程,国务卿蓬佩奥将于13日抵达以色列,进行数小时的短暂访问并返回华盛顿。这是继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蓬佩奥的第二次外访。

外媒述评,尽管美国国务院仍处于隔离战疫状态,尽管一同参加白宫西翼会议的同僚已确诊感染,蓬佩奥仍不顾风险启动访以行程,展示了对亲密盟友爱的盛宴,也凸显出对即将成立的以色列新政府的支持。通过整固美以同盟关系,特朗普政府力图拉拢犹太势力,在选举季获得回报。

分析认为,蓬佩奥的愿望清单上有四项议题:第一,与以方共话抗疫合作。第二,在对抗伊朗方面寻求配合。第三,就以色列吞并西岸部分地区计划进行协调。第四,试图将以色列拉上大国竞争的战车。

同盟关系再确认

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蓬佩奥于3月下旬开启首次海外之旅,闪电突访阿富汗,当时正值美国与塔利班谈判的和平协议临危之际。此次访问以色列是他第二次外访。蓬佩奥及其外交小团队可能将按照以色列的防疫要求,在访问期间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但会被免除外来入境人员隔离14天的硬规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蓬佩奥的访问时机令人惊讶,一些人认为可能出于政治动机。据美国官员透露,美国驻以大使弗里德曼对促成访问发挥了作用。负责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则表示,蓬佩奥是应以色列政府邀请出访的,而且访问时机很凑巧,就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和甘茨的蓝白党新联合政府宣誓就职的前一天。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汪舒明认为,从访问时机看,这应该是先前就安排好的政治议程,又恰逢以色列新政府即将宣告成立,这给双方加强一系列问题的政策协调创造了契机。因此,蓬佩奥在非常时期选择以色列作为出访地,可以说在情理之中。

至于访问目的,专家认为首当其冲在于加强美以同盟关系。蓬佩奥将会见内塔尼亚胡与甘茨,宣示美国对以色列新政府的支持。美高梅官方网站9844-澳门mgm手机版登录网站所长刘中民教授认为,以色列政局生变,蓬佩奥此访也是对美以同盟关系进行再确认。

《耶路撒冷邮报》评论,蓬佩奥访以恰逢重要时刻:在经历长达一年多的政治不稳定之后,以色列即将宣誓成立新的执政联盟。蓬佩奥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抵达以色列,凸显两国前所未有的紧密关系。

文章写道,特朗普政府延续前几届政府发展两国关系的路线。其中,蓬佩奥一直走在推动双边关系发展的前列——从他在中情局任职时推动情报共享,到在外交战线上支持以色列。他确保了各种提议能够顺利而持续地推出,例如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以及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

美国媒体认为,在派出蓬佩奥出访、整固美以关系的背后,特朗普政府也出于现实考量。尤其在美国大选来临之际,共和党阵营力图拉拢犹太势力,在选举季获得回报。

拉盟友对伊朗施压

分析认为,蓬佩奥此访议题有四:第一,与以方共话抗疫合作。第二,在对抗伊朗方面寻求配合。第三,就以色列吞并西岸部分地区计划进行协调。第四,试图将以色列拉上大国竞争的战车。

先看防疫问题。以色列《国土报》认为,蓬佩奥可以从以色列的抗疫经验中学到很多,包括政府如何将病亡率控制在比大多数国家更低的水平。以色列还开展了一项大规模工作,对民众进行新冠抗体测试,以衡量有多大比例人口受病毒影响,进而评估该国在第二波疫情面前是否脆弱。

此外,以色列在生产低成本呼吸机和疫苗研究等医疗技术方面具备实力,将有助于美国应对病毒威胁。这可能成为双方合作的一大抓手。

再看伊朗问题。刘中民认为,眼下美伊两国都受疫情困扰,关系恶化程度暂且抑制,但舆论上仍针锋相对,最近伊朗在波斯湾军演等动作,也传递出绝不让步的信号。在美伊对峙中,以色列一直在中东地区扮演着施压伊朗的特殊角色,近年来更是对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频频发动空中打击。蓬佩奥此时到访以色列,显然有对伊施压的一面,可能提及延长对伊武器禁运,以及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在未来几个月重新部署等问题。

根据伊核协议及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于今年1018日结束。然而,蓬佩奥以伊朗不久前发射首枚军事卫星为由,呼吁延长禁运。对此,伊方回应:如果美方的图谋得逞,伊核协议将彻底死亡

刘中民认为,美国的做法体现出它在伊核问题中的尴尬身份。一方面,它已经退约,无权对伊核协议指手画脚;另一方面,对于伊核协议中有利于自身、限制伊朗的内容,却还想充分利用、好处均沾,现在更意欲拉拢地区盟友对伊极限施压,将不利于地区和平稳定。

单边吞并引忧思

第三个问题是,对于拟议中的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计划,双方如何协调立场。

根据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签署的联合政府协议,总理可在71日之后向内阁提交吞并方案的提议。舆论认为,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的不负责任,促使以色列采取更大胆的激进行为——今年1月,美国公布所谓巴以问题世纪协议,对以色列吞并西岸部分地区开绿灯。今年4月,美方称准备承认以色列对部分西岸地区的吞并,但要求以色列新的联合政府也要与巴勒斯坦人谈判。

美驻以大使弗里德曼日前对一家以色列报纸表示,如果以色列在未来几周宣布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拥有主权,华盛顿准备予以承认。不过,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说,美以联合测绘委员会尚未完成工作,以确定以色列将吞并哪些地区,以及能否被美国接受。

特拉维夫国家安全研究所访问学者夏皮罗指出,在美国公众和美国犹太群体中,吞并计划没有得到广泛支持,国际社会对单边吞并的担忧也在上升,无论巴勒斯坦和约旦官员,还是美国民主党人,抑或欧洲各国政府和阿联酋外长,都表示强烈反对。

然而,对于特朗普的福音派选民和极右翼犹太阵营选民而言,吞并计划广受欢迎。蓬佩奥访问期间,将和内塔尼亚胡寻求一个共同的战略,推进特朗普的目标。这将被视作一种竞选策略,来激发特朗普的政治基础,并激起愤怒和热情,激励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在11月以创纪录的数量来投票。夏皮罗说。

刘中民认为,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可能在中东地区激起进一步动荡。不过,以色列在吞并问题上可能会把握节奏和分寸,通过小步走而非一步到位来达到目的。原因在于,国际社会尤其是欧洲指责的分贝很高。另一方面,巴以在疫情期间建立了来之不易的合作关系。如果以色列此时为所欲为甚至酿成冲突,再与疫情扩散结合到一起,将使自己遭受国际社会谴责和阿拉伯社会孤立。

欲阻挠中企在以项目?

最后,美国政府多年来一直担心以色列与中国的关系走近。有报道称,在美国追求大国竞争、在疫情问题上甩锅中国的背景下,说服以色列盟友提防中国几乎肯定会被蓬佩奥提上议事日程,这可能涉及从水利基础设施到海法新港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

华盛顿对中国日益增强的作用感到担忧。2019年,中国和以色列的贸易额超过118亿美元。最近,一家中国公司计划在以色列南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厂,美国对此表达了特别的担忧。阿联酋媒体《国家报》指出。《金融时报》称,美国对中国的压力促使以色列重新审查15亿美元的投标……

在汪舒明看来,蓬佩奥希望盟友配合对华施压,但以色列不会如美国所愿选边站队,也不可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虽然以色列在政治和安全上依赖美国,但也清楚对华务实合作所带来的发展良机——以方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就是明证,更何况中以还有基于二战形成的历史记忆和友谊佳话。因此,美国的施压会产生一定限制,但不会逆转中以合作的大方向。

刘中民认为,以色列一方面依赖美国,另一方面也在开展多元外交,加深与中国、印度等国的合作。以色列意识到,美国在中东影响力收缩,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不一定能够满足以色列安全诉求。举例而言,以色列与叙利亚间的缓冲带还是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建立的,美国反而指望不上。而且,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对以偏袒,很容易让以色列陷入国际道义和法理困境,加剧国际社会孤立,长期而言对以色列没有好处。

来源:上观新闻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